【典型案例】内外勾结盗卖原油 职务侵占终获刑罚
——李建龙、乔杰等四人职务侵占案
作者:杨奎   发布时间:2015年03月17日    【打印本页】   浏览:

【诉讼主体】公诉机关环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李建龙,男,汉族,生于1989年10月 6日(基本情况略)。因涉嫌犯盗窃罪于2013年4月2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环县看守所。

辩护人董鹏宇,甘肃环江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胡世银,甘肃银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乔杰,男,汉族,生于1982年2月6日(基本情况略)。因涉嫌犯盗窃罪于2013年5月1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25日被决定取保候审。2013年6月6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环县看守所。

辩护人马瑛、高歌,宁夏马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刘智俊,又名李金虎,男,汉族,生于1982年1月4日(基本情况略)。因涉嫌犯盗窃罪于2013年4月2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6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合水县看守所。

辩护人刘吉颖,甘肃拓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杨小斌,男,汉族,生于1983年11月16日(基本情况略)。因涉嫌犯非法经营罪于2013年4月28日被决定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因涉嫌犯故意毁坏财物罪于2013年5月17日被决定取保候审,同年5月2 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6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环县看守所。

辩护人秋炳,甘肃金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刘廷锋,甘肃环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李成国,又名李讨子,男,汉族,生于1979年12月7日(基本情况略)。因涉嫌犯盗窃罪于2013年5月8日被取保侯审,同年6月6日被执行逮捕。2013年10月11日被本院决定取保候审。

指定辩护人王斌,甘肃环江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辩争执】环县人民检察院以环检刑诉(2013)153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乔杰、杨小斌、刘智俊、李建龙、李成国犯盗窃罪,于2013年8月19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同日立案,并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环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殷翠萍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李建龙及其辩护人董鹏宇、胡世银、被告人乔杰及其辩护人马瑛、高歌、被告人刘智俊及其辩护人刘吉颍、被告人杨小斌及其辩护人秋炳、刘廷锋、被告人李成国及其指定辩护人王斌均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环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乔杰、杨小斌、刘智俊欲盗装原油。2013年4月15日,刘智俊配属于采油二厂樊家川作业区的甘M15153 油罐车司机缪林(另案处理)与被告人李建龙(环53井驻井工)商议盗装原油。李建龙同意后并告知另一驻井工郑中华(另案处理),郑中华亦同意,并商定每罐车原油给付李建龙、郑中华20000元。缪林将此情况告知刘智俊后,刘智俊又告知乔杰、杨小斌。后乔杰联系并安排被告人李成国驾驶三人所有的无号牌奥龙罐车前往环53井(虎洞乡常兆台村境内)盗装原油并拉运至宁夏境内出售。乔杰随后乘坐杨小斌驾驶的宝马X3越野车来到虎洞街道观察情况防备公安人员。21时许,李成国驾驶油罐车来到环53井,李建龙经确认该车系缪林所指车辆后,与郑中华将该井场2号储油罐内原油装入罐车内约25方,李成国将乔杰所给10000元交予李建龙,剩余10000元经李建龙联系,由郑中华跟车前往收取。在得知李成国已盗装原油并即将到达虎洞街道后,乔杰、杨小斌驾车向环县洪德乡二十里沟口行驶,22时许,刘智俊在乔杰的催促下驾驶甘MA0084号RAV4越野车来到二十里沟口,由杨小斌原地等候罐车,支付郑中华10000元并尾随掩护罐车。乔杰、刘智俊驾车来到洪德采油七厂附近,刘智俊下车,负责查看民警队人员及车辆出入情况,乔杰驾车在附近路段巡视。23时许,油罐车到达二十里沟口,杨小斌给付郑中华10000元后驾车跟随油罐车往洪德方向行驶。到达洪德街道时,刘智俊电话告知乔杰民警队出动巡线车辆,乔杰遂电话要求李成国避开211国道,改向罗山方向行驶,并安排杨小斌驾车紧随其后。油罐车进入罗山路口后,杨小斌与随后赶来的乔杰各自驾车阻止民警队车辆超越检查前行的油罐车。

2013年4月16日凌晨,李成国驾驶油罐车至罗山乡,将原油倒入其叔父李相玉家一水窖,案发后,被盗原油被扣押并交回采油二厂樊家川作业区,净重7.49吨,价值36184.19元。

为证实犯罪,检察机关向本院移送了被告人李建龙、乔杰、刘智俊、杨小斌、李成国的供述,证人苏东平、白全辉、李相玉的证言,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扣押物品清单及拍照,辨认笔录,原油回收证明及价格证明,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及拍照,五被告人的户籍证明等证据。据此,认为被告人乔杰、杨小斌、刘智俊、李建龙、李成国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之规定,构成盗窃罪,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李建龙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无异议。

被告人李建龙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被告人李建龙的行为符合盗窃罪的构成要件,应以盗窃罪对其定罪处罚;被告人李建龙属从犯,且认罪态度较好,盗窃所得赃物已被追回、其所分得的赃款已经缴纳、没有前科劣迹,故建议对其适用缓刑。

被告人乔杰辩称,其之前并没有和刘智俊、杨小斌商议过盗窃原油的事。其是收购原油,并不是去盗窃原油。

被告人乔杰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指控被告人乔杰犯盗窃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依法宣告被告人乔杰无罪,乔杰的行为只是一般行政违法行为,不应受到刑事处罚;被告人乔杰不是本案的主犯,不应将其列为本案第一被告,被告人乔杰属自首。

被告人刘智俊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无异议。

被告人刘智俊的辩护人辩护意见是,指控被告人刘智俊犯罪的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没有证据证实被告人乔杰、杨小斌、刘智俊预谋盗装原油,被告人刘智俊自始至终只承认缪林给其说虎洞沟里有原油,是以20000元购买的,并没有说是盗窃。本案定性不准,被告人刘智俊的行为不构成盗窃罪。被告人刘智俊不是本案的主犯,其犯罪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全部罪行,是自首,且系初犯、偶犯,犯罪所得赃物全部被追回,给国家造成的实际损失较小,建议对被告人刘智俊免予刑事处罚或适用缓刑。

被告人杨小斌辩称,其没有和刘智俊商议过盗窃原油的事宜。起诉书指控的其他均属实。

被告人杨小斌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被告人杨小斌的行为构成职务侵占罪,而非盗窃罪。被告人杨小斌系本案的从犯,在犯罪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全部罪行,且系初犯、偶犯,犯罪所得赃物已全部被扣押,社会危害性较小,建议对被告人杨小斌免予刑事处罚。

被告人李成国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无异议。

被告人李成国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被告人李成国犯盗窃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被告人李成国系从犯,并具有自首情节,且系初犯、偶犯,建议对被告人李成国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事实认定】经审理查明,2013年4月15日,被告人刘智俊配属于采油二厂樊家川作业区的甘M15153号油罐车司机缪林(另案处理)与被告人李建龙(长庆油田公司采油二厂樊家川作业区樊东区环53井驻井工)商议在李建龙驻井的井场购买原油。被告人李建龙同意后将此事告知该井场另一驻井工郑中华(另案处理),郑中华亦同意,并商定每装一罐车原油给付李建龙、郑中华20000元钱。缪林将商议结果电话告知被告人刘智俊,刘智俊遂又告诉被告人乔杰、杨小斌。被告人乔杰、杨小斌同意后,被告人乔杰给付被告人李成国10000元钱并指使李成国驾驶被告人乔杰、杨小斌、刘智俊三人共同所有的无号牌奥龙罐车前往长庆油田公司采油二厂樊家川作业区樊东区环53井盗装原油。被告人乔杰随后乘坐被告人杨小斌驾驶的宝马X3越野车来到环县虎洞街道放哨。当日21时许,被告人李成国驾驶油罐车来到环53井场,经被告人李建龙确认后,与郑中华将该井场2号储油罐内原油装入罐车内,被告人李成国将乔杰所给10000元交予李建龙,剩余10000元经李建龙联系,由郑中华跟随被告人李成国所驾驶的罐车前往收取。被告人乔杰、杨小斌在得知被告人李成国已将原油即将拉运至环县虎洞街道后,二人遂驾车向环县洪德乡二十里沟口方向行驶。当日22时许,被告人刘智俊在乔杰的催促下驾驶甘MA0084号RAV4越野车来到环县洪德乡二十里沟口处,三人商议由杨小斌在此等候罐车,并支付郑中华10000元后尾随掩护罐车,被告人乔杰、刘智俊驾车来到环县洪德采油七厂附近,被告人刘智俊在此处下车,负责查看保安队人员及车辆出入情况,被告人乔杰驾车在附近路段巡视放哨。23时许,被告人李成国驾驶油罐车到达环县洪德乡二十里沟口处,杨小斌给付郑中华10000元后驾车跟随被告人李成国驾驶的油罐车向环县洪德方向行驶。被告人李成国驾驶的油罐车到达洪德街道时,被告人刘智俊电话告知乔杰长庆油田采油七厂保安队出动巡线车辆,被告人乔杰电话要求李成国驾驶油罐车向环县罗山川方向行驶,并安排被告人杨小斌驾车紧随李成国驾驶的油罐车之后。被告人李成国驾驶的油罐车进入罗山路口后,被告人杨小斌与随后赶来的被告人乔杰各自驾车阻止长庆油田采油七厂保安队车辆超越检查前方行驶的李成国驾驶的油罐车。长庆油田采油七厂保安队的车辆因受阻无法超越遂返回。

次日凌晨,被告人李成国驾驶油罐车至罗山川乡境内,在被告人杨小斌的指使下将原油倒入其叔父李相玉家水窖内,将油罐车藏匿于宁夏同心县下马关镇一宾馆院内。案发后,被盗装原油被扣押并发回采油二厂樊家川作业区,净重7.49吨,价值36184.19元。

另查明,2013年5月15日、2013年4月26日、2013年4月28日、2013年5月7日被告人乔杰、杨小斌、刘智俊、李成国分别自动到环县公安局投案,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全部犯罪事实。

【证据分析】上述事实,有检察机关向本院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证实案件的来源。

2、扣押物品清单证实从苏东平处扣押无牌号奥龙双桥罐车一辆,从李建龙妻子尚红艳处扣押现金10000元。

3、辨认笔录证实经苏东平辨认,确认李成国是将一辆无号牌白色奥龙罐车停放于其经营的宾馆院内的人。经李成国辨认,确认李建龙、郑中华是为其在井场装油的人。

4、樊家川作业区证明证实环县公安局涉油大队向其作业区交回原油7.49吨。

5、长庆油田分公司价格通知证实2013年4月份的原油价格为4831元/吨。

6、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及拍照证实,被告人李成国将拉运的原油倒入环县罗山川乡大树塬村北塬头队李相玉家的一块荒地内的一圆形窖内。奥龙油罐车从宁夏同心县下马关镇北关村豫海宾馆院内查获。盗装原油现场位于环县虎洞乡常兆台村塔儿掌队环53井场2号储油罐。

7、证人苏东平的证言证实, 2013年4月16日6时许,有人将一辆白色奥龙油罐车停在自己经营的宾馆院内东南角处。

8、证人白全辉的证言证实,2013年4月15日其从二十里沟口拉沙子往回走,到十五里沟桥的转弯处,和一辆无号牌奥龙罐车相撞,后经协商处理。其听说处理事的两个人叫乔杰、杨小斌。

9、证人李相玉的证言证实,其发现自家窖口边有大车碾的车印,窖口用土盖住了。其问李成国时,李成国说他和别人偷油时在洪德采油七厂门口被挡,跑到玉皇山下时和挡油的人打架了,油拉不走了,就倒在其家水窖了。

10、证人杨永强的证言及长庆油田公司第二采油厂樊家川作业区证明证实,被告人李建龙属社会化员工。其主要职责是采油和看护原油。

11、环县公安局情况说明证实被告人乔杰、杨小斌、刘智俊、李成国均系投案自首,且被告人杨小斌自首后对整个案件的侦破起到了突破性作用。

12、户籍证明证实五被告人的身份情况。

13、被告人李建龙的供述证实,甘M15153号油罐车经常到其驻守的环53井拉油,其和开车的师傅缪林也就认识了。2013年4月15日早晨8点左右,其给缪林打了个电话,叫他帮忙捎点菜并顺便把其带到井场。当日12时许,其乘坐缪林驾驶的油罐车去井场,在路上缪林说他老板让他问看能给他卖点油吗?他叫别的罐车来拉,其就给郑中华打了个电话说了此事,并说每罐车油卖25000元,缪林说有些高,给20000元行了。后缪林不知道给谁打电话说此事。大概15时许到了井场,其和郑中华给甘M15153号油罐车把油装好,缪林用井场的座机联系车来装卖的油。缪林驾车走后大约半个小时左右,井场开来一辆白色油罐车,其就用座机给缪林打电话问罐车是不是他的?缪林说就是,你看的装就行了。其和郑中华把油装满,司机到房子给其给了一万块钱。其就打电话问缪林为什么只给了一万元,缪林说他问他们老板。过了几分钟,缪林回过来电话,让跟个人去取钱。郑中华正好要回环县去,就坐上油罐车走了。到第二天其给郑中华打电话问他钱的事,他说当天晚上他坐车到环县二十沟口,有人把剩下的一万块钱给他了。卖油所得的钱其和郑中华每人分了一万。

14、被告人乔杰的供述证实,其是来投案自首的。2013年4月15日12时许,刘智俊给其打电话称,车道乡刘园子村的山上的一个井场上有原油,是他的司机缪林和看井的工人联系下的,说好给看井工给两万元。刘智俊说让其叫司机李成国上去装油去。刘智俊打完电话后,其就给杨小斌、李成国分别打电话说刘智俊在刘园子上面的井场联系了一车油,叫上去拉。过了十几分钟,杨小斌开着宝马X3小轿车来到其的修理厂,接着李成国驾驶油罐车也来到在其的修理厂门口的修理部修理刹车。修完刹车李成国就把车开走了,十几分钟后李成国给其打电话说他在十五里沟桥头肇事了,其和杨小斌去把事故处理了,后李成国一个人开着油罐车直接去虎洞装油了。当天17时许,其和杨小斌在其的“行振”修理厂商量到18时许到虎洞街道等油罐车,防止虎洞派出所的人发现。19时许其和杨小斌一同驾驶杨小斌的宝马X3小轿车到虎洞乡街道等油罐车,大约等了40分钟,李成国说他已经把油装上,快到虎洞街道了,其和杨小斌就从虎洞开车往二十里沟口走,到虎洞乡魏家河村时,其给刘智俊打了个电话让他往二十里沟口走。十几分钟后其和杨小斌把车停在二十里沟口,等油罐车和刘智俊。刘智俊开他银色RAV4越野车上来后,其坐刘智俊的车去洪德采油七厂门口,让刘智俊在采油七厂门口下车放哨,其开刘智俊的车在洪德街道至三中学校之间的路上转悠观察情况。23时许,刘智俊给其打电话说:“民警队出来了。”其就赶紧给李成国打电话说:“民警队出来了,上面不敢上去,从罗山方向走。”随后,其把车开到洪德街道中街处等李成国,李成国把车开过去后,其和杨小斌就开车跟在后面,李成国刚把大车开到洪德乡罗山路口进去的第一个弯道处,民警队的车就从后面来了,其和杨小斌一前一后驾车慢慢的走在罗山的公路上,不让民警队的车超越。大约走了两公里路,后面民警队车上的人开始用石头砸其和杨小斌的车,其给刘智俊打电话说了此事,并让赵旭帮忙报警。民警队的车追打了七、八公里后返回了。其打电话让李成国把油藏好。然后就和杨小斌一同开车原路返回。给看井工给的钱其中一万元是其的,但其记不清给杨小斌还是李成国,是在其修理厂给的。另外一万元可能是刘智俊给的,但具体怎么给的其不清楚了。李成国驾驶的油罐车是其和刘智俊、杨小斌三个人共同出资购买的。李成国这次拉油,其没有给他说付工资。事前其给李成国说过,如果遇见民警队的人,就把油罐车藏起来。

15、被告人刘智俊的供述证实,其是来投案自首的。之前其和乔杰、杨小斌三个人商量过偷拉原油的事,乔杰和杨小斌让其找油源。2013年4月15日缪林给其说虎洞沟里有原油,其就给乔杰、杨小斌说了此事,他俩就联系的装油去了。当日21时许,其接到乔杰的电话,他让其到二十里沟口把他接一下,上洪德帮忙把罐车油送过去。其到二十里沟口接上乔杰到洪德后,乔杰让其把车开到采油七厂向北的一个消防队门口停下,并让其在此处看消防队如果有车出来,就打电话给他,随后他驾驶其的车离开了。大约十分钟后,其发现有车出来,就打电话告诉了乔杰。后其步行向南走,走到耿湾路口处时,乔杰又打电话说车被砸了,砸车的人是些穿警服的,其问了他所在的位置,走到离罗山路口不远处,发现其的车后风挡玻璃被砸,其向乔杰询问情况时,上来二十余人,将乔杰打倒,其也被打伤。油罐车是其和乔杰、杨小斌三个人共同购买的,油是他们两个人看的装的,准备卖到甜水一带。其给乔杰和杨小斌提供了缪林说的装油地点,然后杨小斌来问其要钱,其就把身上的两万块钱给他了,其他的事其没有参与,不知道他俩是怎么商量的。

16、被告人杨小斌的供述证实,其是主动投案来说明情况的。2013年4月15日其陪同李成国到洪德乡二十里沟口,给油罐车换了车右侧并排的两个车外轮胎,后其打电话问乔杰,乔杰说让大车先走,并让其开车下去把他接一下。接上乔杰后,其和乔杰一同驾车来到环县虎洞街道等候李成国,期间其和乔杰分别多次给李成国打电话问油是否装好了,后李成国说油已经装好,其就和乔杰向二十里沟口走,在路上,乔杰打电话给刘智俊,叫刘智俊到二十里沟口来接他。22时许,其和乔杰到了二十里沟口,刘智俊开车上来后说,大车上有一个人在二十里沟口下车,下车时你给这个人一万元钱。乔杰让其在此等油罐车,并让其跟在油罐车后面,他和刘智俊开车到洪德采七厂那探一下路,有什么事情电话联系。23时许,李成驾驶油罐车来到二十里沟口,其给大车上下来的人给了一万元现金,就跟随油罐车向洪德方向走。到洪德街道时,油罐车突然左转,向罗山乡方向行驶,其给乔杰打电话问大车为什么突然拐弯,乔杰说:“向罗山方向走”。其就跟着向罗山方向行驶,当快到罗山路口时,看见乔杰开着刘智俊银色RAV4型小车也拐进了罗山路口,当其的车进入罗山路口转第二个弯道时,突然有一辆白色“陆霸”车,从其车的右侧强行超越。超越以后押着其的车不让往前走,后面还跟着一辆白色皮卡车,皮卡车上的人从车右侧窗子里扔石头打砸其车,其车的后挡风玻璃被打破。其就开车强行超过的车,陆霸车和皮卡车在后面继续追赶。其追上乔杰开的车后两辆车并排行驶在公路上,后面的车边追边扔石头砸,行驶了约五公里左右,不见后面车追了,其就和乔杰驾车原路返回。油罐车是一辆白色陕汽奥龙双桥罐车,是其和刘智俊、乔杰三人共同出资购买的,平时停在停车场,由乔杰负责保管。其听乔杰说,原油是在车道乡刘园子街道南面的山上的一个井场拉的。其给油罐车上下来的人给的10000元是从刘智俊处拿了20000元现金,后处理交通事故剩了7000元,不知是刘智俊还是乔杰又给其1000元,自己垫了2000元。其驾驶的宝马是其岳父杨树东的。4月16日4时许,刘智俊给其打电话说,让其给大车司机说一下,把油和车藏好,其就给大车司机说了。

17、被告人李成国的供述证实,其来公安机关投案自首。2013年4月15日l0时许,乔杰打电话说让其给拉运原油,其同意后,11时许其在乔杰处拿上钥匙到停车场驾驶油罐车来到乔杰的小车修理厂。乔杰给其一万元钱,并告诉了拉油的井场的位置,让其到井场后,找一个高个子姓李的年轻小伙装油,并将一万元钱给姓李的人,有事和杨小斌联系。其驾车沿着211国道向北走,走到环城镇十五里沟路段和一辆农用三轮车相撞。事故处理后,杨小斌让其开车去井场。当晚9时许,其到了井场,从井场的房间里出来两年轻小伙,其中有一个个子较高,其问他是不是姓李,那个小伙说就是。他们俩指挥将车开到井场向里走的第一个罐处开始装油,其下车后给姓李给了一万元,然后姓李的就不知道给谁打电话,说了些什么其不知道了。装了40分钟左右,就把油装满了。其准备走时,和姓李的一块的看井的小伙说他下环县去呢,让其把他捎上。快到二十里沟口时乔杰打电话问到什么地方了,其说快到二十里沟口了,乔杰让其出来后往北走。到二十里沟口后,其看见杨小斌开着宝马X3在路口停着。那个看井工人下车后,其驾车沿211国道向北走。到洪德街道后,乔杰又给其打电话让其向罗山方向走,其就将驾车向罗山方向行驶。走到洪德乡张塬村时,杨小斌给其打电话让其开着慢慢走,到罗山乡光明塬时,杨小斌又给其打电话说事情闹大了,让其把油处理了。后其将原油倒到其家水窖内,将车藏到宁夏同心县下马关镇一宾馆后院。当天晚上拉原油时和其联系的是乔杰和杨小斌,还有缪林用井场的座机给其打过两、三次电话。乔杰让其将原油拉往宁夏盐池县惠安堡镇萌城村境内原油收购点。其给乔杰开车是他每叫一次,给一次工钱。这次乔杰答应给其l000元的工资,但没有给。

【裁判结论】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李建龙系长庆油田公司第二采油厂樊家川作业区樊东井区环53井场的驻井工,主要职责是负责该井场采油及看护原油。在其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将国有企业的财物非法占为己有,其行为已构成职务侵占罪;被告人乔杰、刘智俊、杨小斌、李成国与被告人李建龙勾结,利用被告人李建龙职务上的便利,共同将国有企业的财产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以职务侵占罪的共犯论处。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李建龙、乔杰、杨小斌、刘智俊、李成国犯盗窃罪的指控罪名不当。五被告人系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李建龙身为第二采油厂樊家川作业区樊东井区环53井场的驻井工,利用其职务上的便利,卖其所看护的原油,在本案中起了主要作用;被告人乔杰在得知被告人李建龙有出卖原油的意向后,积极组织拉运,在本案中亦起主要作用,所以被告人李建龙、乔杰是本案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刘智俊指使他人联系李建龙出卖原油并在拉运原油过程中放哨,被告人杨小斌在拉运原油过程中驾车跟随掩护,被告人李成国受被告人乔杰指使参与拉运原油,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刘智俊、杨小斌、李成国均起次要作用,是从犯,应当从轻处罚。被告人乔杰、杨小斌、刘智俊、李成国犯罪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全部罪行,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李建龙在侦查、审查起诉阶段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从轻处罚。其在法庭审理过程中又能自愿认罪,并积极退还所得赃款,确有悔罪表现,可酌情从轻处罚。五被告人均系初犯、偶犯,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李建龙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李建龙的行为构成盗窃罪及被告人李建龙系本案从犯的辩护意见与本院查明的事实及相关法律规定不符,不予采纳;对其提出被告人李建龙认罪态度较好,盗窃所得赃物已被追回、其所分得的赃款已经缴纳、没有前科劣迹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乔杰及其辩护人提出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对被告人乔杰宣告无罪的辩护意见与本院查明的事实及证据不符,不予采纳;对其提出被告人乔杰具有自首情节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杨小斌的辩护人、被告人刘智俊的辩护人均提出本案应以职务侵占罪定罪处罚及被告人杨小斌、刘智俊均系本案从犯,并有自首情节且系初犯、偶犯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李成国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李成国系从犯,并具有自首情节,系初犯、偶犯,建议对被告人李成国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根据被告人刘智俊、杨小斌、李成国的犯罪情节及悔罪表现,对其均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的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故可均对其宣告缓刑。环县人民检察院随案移送的宝马X3轿车及RAV4型轿车各一辆,宝马X3轿车实际所有人系杨树东(有购车发票佐证)、RAV4型轿车实际所有人系环县隆轩商贸有限责任公司(有机动车所有权等级证书佐证)该两辆车并非被告人杨小斌、刘智俊本人的财物,应当予以发还实际所有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贪污、职务侵占案件如何认定共同犯罪几个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李建龙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4月29日起至2014年4月28日止。)

被告人乔杰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6月6日起至2014年5月26日止。)

被告人刘智俊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

(缓刑考验期自本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被告人杨小斌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

(缓刑考验期自本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被告人李成国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

(缓刑考验期自本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二、随案移送无号牌白色奥龙油罐车1辆、现金10000元,依法没收上缴国库。移送的宝马X3轿车及RAV4型轿车各一辆,退还所有人杨树东、环县隆轩商贸有限责任公司。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甘肃省庆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评析思考】该案件中争议的罪名有两个,即盗窃罪和职务侵占罪,公诉机关指控李建龙等五名被告人的行为构成盗窃罪,应以盗窃罪论处。通过庭审后认为该案是典型的通过内外勾结串通,非法盗卖国家原油的职务侵占犯罪。《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条第一款明确规定:“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数额巨大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该案中被告人李建龙系长庆油田公司第二采油厂樊家川作业区樊东井区环53井场的驻井工,主要职责是负责该井场采油及看护原油。在其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将国有企业的财物非法占为己有,且数额较大,其行为构成职务侵占罪;被告人乔杰、刘智俊、杨小斌、李成国与被告人李建龙勾结,利用被告人李建龙职务上的便利,共同将国有企业的财产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依照《刑法》第25条第1款的规定:“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及最高法院《贪污、职务侵占共同犯罪的解释》第二条:“行为人与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勾结,利用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人员的职务便利,共同将该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的,以职务侵占罪共犯论处。”乔杰等其他四名被告人应以职务侵占罪的共犯论处。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李建龙身为第二采油厂樊家川作业区井场驻井工,其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卖其所看护的原油,在本案中起了主要作用;被告人乔杰在得知被告人李建龙有出卖原油的意向后,积极组织拉运,在本案中亦起主要作用,所以被告人李建龙、乔杰是本案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刘智俊指使他人联系李建龙出卖原油并在拉运原油过程中放哨,被告人杨小斌在拉运原油过程中驾车跟随掩护,被告人李成国受被告人乔杰指使参与拉运原油,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刘智俊、杨小斌、李成国均起次要作用,是从犯。据此,对各被告人作出判决。


责任编辑:韩大洲